“默克尔主义”在德国为何不灵了?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7-12-31 10:29

新的一年即将到来,但德国总理默克尔大概没有迎新的喜悦。

德国《世界报》127日报道,一份民调显示,默克尔的民意支持率出现明显下滑。

长于政治民调的知名民调公司Yougov进行的调查显示,47%的受访者希望默克尔在2021年前下台,而两个月前这一数字是36%。

提2021年,是因为如果1月7日组阁谈判成功,默克尔将连任至2021年。

但是看这个调查,有近一半人希望默克尔早点下台。

英国《每日快报》说,默克尔正面临“新年噩梦”。

默克尔的2017年,开局很好,但结尾有点黯淡 (图片来源:spiegel.de)

“噩梦”一说可能有点夸张,但默克尔面临的困境却有些出人意料。

在2017年的大部分时间里,尤其在特朗普把世界闹得鸡飞狗跳之际,相形之下,默克尔的沉稳、踏实以及富有同情心的政策,成为不少人的政治寄托 。

在9月份德国选举之前,舆论也信,默克尔将会肩负起西方“自由世界领袖”的责任,对抗特朗普的“胡闹”。

毕竟,过去几年里,“默克尔主义”获得了成功。

西方媒体总结,“默克尔主义”之所以能成功,是因为它有三个支柱:

一,注重道德,而非意识形态。这里的道德指的是政治道德,即做“正确的事”,而不是为了某种意识形态(自由主义或保守主义)服务。比如在难民等问题时,默克尔都是从“什么是正确的”出发。

二,政策是反应性的,而不强调先入为主的“政策日程”。具体说,就是默克尔比较注意事实的发展,注意倾听意见,根据事实进行调整政策,有“实用主义”特点 。

三,超脱而不是积极介入。在很多重大问题上,默克尔的态度总是比较温和,即使批评不同意见,也很少用激烈的言辞。她也很少慷慨激昂地陈述自己的计划和政策,但她会让人感觉“不管事情多么复杂,我都会冷静处理”。这种气质也为她得分不少。

《纽约时报》当时更有一篇分析文章总结,“特朗普主义”就是搞乱、打破现有体制;“默克尔主义”则是修正并保持连续性。

总之,温和低调、很少谈“主义”的默克尔大婶,是个很讲实际又坚持原则的高明政治家。

然而,9月份的选举,默克尔的基民盟虽然赢得了多数,却没有赢得足够保证组织政府的多数。不得不寻求与其他政党联合组阁。

但是得票第二的社民党不愿意参与组阁,自由民主党最后关头也谈崩,导致默克尔组阁失败。德国差点因此进行重新选举。

默克尔突然之间就陷入“政治危机”。经过多方沟通,社民党才答应参加组阁谈判。

对于这个局面,德国《明镜》周刊最近撰文说,政党参加组阁却犹犹豫豫,居然对权力不感兴趣,这实在是有问题。

这个问题,这实际上是“默克尔主义”的衰落。

该文认为,“默克尔主义”的特点是不喧哗,不进行激烈斗争,而是冷静地寻求共识,达成妥协,保持大局稳定。

过去十几年,“默克尔主义”给德国带来稳定,让德国受惠良多,挺过了不少危机。

但在保持稳定、寻求共识的同时,“非主流”、少数派的声音和利益就容易被忽视。

而且“默克尔主义”还需要两个基础:一是社会基本达成共识,二是默克尔本人要强硬。

《明镜》周刊的分析认为,随着难民问题愈演愈烈,德国社会出现分裂,基本共识被打破,不仅让极右民粹政党“德国选择”异军突起,进入国会,而且也造成基民盟内部的分歧,让默克尔左右为难。

正是这些原因,默克尔才陷入在德国少见的“政治危机”。

如果眼光超越德国,放眼世界,导致“默克尔主义”失灵的“社会分裂、思潮极端化、民粹得势、欢呼强权人物”局面,不也正是多数西方面临的困境吗?

或许这已经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内的世界趋势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